愛網搜尋引擎 

愛 網 所 有 影 音 、 講 座 和 文 章 版 權  所 有 , 轉 載 時 標題 旁 請 註 明  作者 江林月嬌  來源 愛網  等 字 樣 。

Hit Counter

愛網達人
       自母腹懷中產出,我與母親臍帶依舊相連之時,接生的醫師將滿身包裹在血衣裏、纖弱細嫩的我,輕置於母親豐腰柔腹的肌膚上。 喔!那是 ─ 江林月嬌 ─摘自母親,人生戲曲的第一要角

姻,不是「找」一位合適的人,而是「作」一位合適的人。 ─ 江林月嬌 ─ 摘自愛是一生的抉擇

…看見生命的主造作那循環不已的日頭時,喉頭自然詠嘆出清脆歡愉的歌聲,唱出一首首令世人永遠無法忘懷的頌讚禮歌。  ─ 江林月嬌 ─ 摘自禮讚之生命─17年蟬

        問我的自信心從何培養?我想,就在我幼年無憂無慮的歲月裡,來自您摯愛的雙眼與熱情的掌聲。  ─ 江林月嬌 ─ 摘自親愛的爸爸,我感謝您
        ,是用兩個人的生命,去完成相同的諾言。 ─ 江林月嬌 ─ 摘自愛是一生的抉擇

剛出爐文章

使生你的快樂(飛揚) 
管教兒女十戒(海外校園)
信服方程式(家新)
《聖經》、想像、鷹飛翔(飛揚) 
愛情三角關係
箴言》掃除九怪信念
國度與國王(飛揚)
星星的孩子:自閉症認識篇
從性自由看生命意義
我們選擇婚姻
愛在麥當勞之家(揚)
E世代親子挑戰(飛揚) 
揮別失眠有絕招
昨夜嚴寒(飛揚) 
經營之神    婚姻逃兵
活潑的盼望
21世紀家庭重建
衝破人際衝突的藩籬
安全上網守則
網路親子秘方
財政管理101(飛揚)
Ctrl+Alt+Delete倦怠(飛揚)

工作減壓七箴言(揚)

追求平衡和諧的人生(飛揚)

與成功人生有約(飛揚)

聰明四樣小物 (揚)

溝通的智慧(揚)

完整的生命(海外校園)

娃娃乖乖不聽話(飛揚)

單身女性婚姻情感路(揚)*
更精彩的下半場(飛揚)
婚姻角色對焦(飛揚)*
愛是一生的抉擇(海外校園)

更多文章‧‧‧

Chinese/English Version (translated by:  Violet Chen)

Financial Management 101

Ctrl + Alt + Delete Fatigue

Seven Proverbs for Channeling Your Stresses

Balancing Your Family, Faith & Work

Rendezvous with Success 

Love is a Life-Long Choice
Weathering the storms in marriage*

The Wisdom of Communication

A Full Life

Guard Your Heart
10 Proverbs of Communications
Nine Indicators of Depression
Precious Moment
The Wise Man's Song of Joy 
The Breakthrough in Growth
Secret Formula for Emotional Flu Prevention
Daddy’s hands
Telling Family Members You Love Them*
Conflict Resolutions
The Seven “Up”s of Parenting

親愛的,我們上小額法庭去  江林月嬌

法官是上帝在人類社會裡的代表,為的是執行公義、為困苦人伸冤、為窮乏人辯屈。

Small Claims Court

19871月,丈夫世鐸正式取得了來美後的第一份工作──大學教書,全家開著租來的24呎搬家卡車,自阿拉巴馬州北上來到冰天雪地、寒冷冰涼的賓州小鎮。

搬進租屋

丈夫第一天上班,開走了當年我們唯一的交通工具;我和快滿三歲的兒子偉恩留守於臨時住宿的旅館──「玫瑰磨鐵爐」(Rose Motel)。我們從窗子向外看,一片白茫茫、蕭瑟冷冽的雪景,異地他鄉沒有朋友、沒有玩伴更加深了我們母子倆心中的寒意。窗外右前方兩點鐘的方向,一根高聳的電線桿上頭,亮著橘黃色的小燈泡,陰霾的寒冬中照亮了我的思鄉情。小時候在台北市延平北路霓虹燈閃爍下長大的我,來到這樣一個冰天雪地、街市無人的小鎮──伊麗莎白鎮(Elizabethtown),我開始體會到以前在課本上讀到「雞不生蛋、鳥不拉屎之地」的真實意境。

暫住旅館七天後,終於經由鎮上那家房地產經紀人的服務,簽約一年搬進租屋。房屋是座落於一大片玉米田地中的新社區,房子蓋的全是「半獨立房屋」(semi-house);鄉間車道時速25英哩,春夏行車路上常會碰到電影The Witness(「綠隱者」,也有譯為「證人」)中的「阿米許人」(Amish people),駕著馬車以時速15英哩「蝸牛壓馬路」的架式走在車隊的前頭。尾隨於後的駕駛人多半不會發火,理由是這景象太特殊了,宛如置身於電影《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看著奧黛麗赫本乘坐西班牙廣場(Piazza di Spagna).前的馬車遊街一般。

由於住屋離丈夫教書的地點伊麗莎白大學(Elizabethtown College),約有1520分鐘的車程,於是打算在房屋租約滿一年後搬到學校附近。租約到期前一週,我們已租到了新的房子,陸陸續續地將大小家當搬到新屋,有充足的時間將舊屋子打掃乾淨,特別是廚房爐灶、抽油煙機與冰箱,期望能夠拿回全額押金(一個月的房租金額)

退屋事件

退屋當天,我們一家三口提前15分鐘到達舊屋內等待。望著打掃得乾乾淨淨,但早已老舊的地板、廚櫃、冰箱,心想屋主不知道會不會找渣兒刁難,把我們剛從窮留學生身份出來,目前在付汽車貸款的第一份工作收入給搾乾了!因此,世鐸特別帶著相機,上好全新的膠捲,樓上樓下每個房間以不同的角度照了許多照片。廚房中,以上對下拍下四個爐圈,再反過來拍幾張抽油煙機;打開烤箱,遠近各拍一張;冰箱上下門齊開,也各拍數張留證。

等啊等!等了將近半個鐘頭,竟然無人出現。寒冷的雪季,穿著大厚外套在早已斷電、斷水、斷電話線路的屋子內,我們一身寒。數度回想退屋日期,沒有錯啊!對照我們兩個人的手錶時間,也沒有錯啊!我到左右鄰居家敲門借電話,連對街的鄰居們都上班去了。於是,留了個字條在廚房裡,說明我們等不到人,現在出去找電話聯絡,會立即返回,請等我們一會兒……

18年前荒涼的小鎮,加上沒有今日便利的行動電話,開了10分鐘的車程,終於找到了一家「乾媽店」(Grocery store),以公共電話先打電話到屋主的公司,結果被告知「他人已出去了,你們再等一下。」於是返回屋內等,又等了將近半個小時,依舊不見人影。

相機不見了

就在我們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等下去的時候,突然發現──照相機不見了。我們夫婦倆像撞見了鬼似的,不約而同地說:「我記得剛才門有上鎖……」然而,相機不翼而非的事實擺在眼前,況且前後等了已有兩個鐘頭了,世鐸當天還有課,需要到學校教書。唯一能作的事就是再出去打電話,但這一次是打給租屋小姐:「我們等不到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世鐸問。

「喔!屋主剛剛去過,當時你們人不在。他人已進去屋裡看過……」租屋小姐繼續說:「喔!對了,你的相機在我這裡,剛才屋主來我這裡來,把它交給我了。待會兒你將鑰匙交還我的辦公室,順便可以取回你的相機。」

「那我們的押金呢?還有退屋契約,該怎麼進行呢?」世鐸問。

「押金到時候會以支票郵寄的方式寄給你……不需要簽什麼,他已經去看過了……」租屋小姐輕鬆地踢皮球。我焦急地在一旁出主意:「我們可不可以請她來幫我們check-out?」世鐸立即轉述。

「我只負責check-in,我去了也是白去,因為check-out必須由屋主親自出面;押金要退多少只有他能決定,我無法作主……」租屋小姐推得一乾二淨。

重覆拍照

奇怪,我們留了字條說明人馬上回來的,為什麼他要把我們的相機拿走。只有他、我們和租屋小姐有鑰匙,又沒有外人可以隨意進入;他也懂得出去後將門上了鎖,把相機拿走究竟有何用意?

身為老么、從小在家中是個嬌嬌女的我,對這種突發事件的反應常常是「頭腦秀逗」(short),不僅一下子轉不過來,更嚴重的是久久無法修復。而上帝賞賜給我的丈夫,卻是與我恰恰相反;不僅懂得「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招式,並且是三十六計招招在行;他以「先小人、後君子」的遠見,當下出現危機意識。於是,立即打了一通電話給他「最合得來的」學生腓利,向他提出借用相機一事。接著,驅車前往腓利的住處,拿到相機後,再駛回舊屋,將早上拍照的動作重覆一遍。

「人家既然已經來過看過了,還能怎麼樣呢?更何況她斬釘截鐵地說,這樣就行了……」冷得只想回家、當年結婚不到五年的我,對丈夫這種「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想法,很不以為然;並且時常有意無意地流露出不欣賞的態度。反觀自己,我的婦人之仁也不怎麼高明,因為自己常招惹來許多不必要的痛苦和焦慮,最後還要勞駕世鐸出面擺平。我覺得世鐸比自己強,不僅他有責任感,他的好就好在他有耐心地向我解釋他的想法作法:「因為,等一下我們將鑰匙交回去之後,就不能再進去了。如果我們相機裡的底片曝光了,他要刁難我們沒有將屋子清理乾淨,這裡扣一點、那裡扣一點,我們拿什麼證明啊?」說得也有道理,暫且放你一馬;只是,我好冷!我想回家。

去告他

懷著七上八下的心,將舊屋前後門都上了鎖,告別過去一年的生活場景。當鑰匙交至租屋小姐手中時,我這小學徒也學會了丈夫的一招半式:「我們要不要請她給我們一張收據,或是什麼有她簽收的紙……」我正向丈夫耳語著,租屋小姐早已擺好了「莎呦娜娜再見啦」的舞姿:「OK,這樣就可以了。」相機拿還給世鐸,免費奉送一個大笑臉,同時暗示著,可以走人了。

「請問,押金通常多久會收到?」丈夫問她。

「一個月內以郵寄的方式寄給你。」她回答。

上天不負苦心人,我們的擔心操心都沒有白費。一個月後,押金退款支票始終沒有出現在午後的郵件中。打了通電話向租屋小姐詢問,她乾淨俐落地說明不寄押金退款支票的理由:「因為屋主依照約定的時間到達,你們人不在那裡;而且沒有遵照約定退屋手續辦理退屋,所以……」天啊!才一個月的時間,美妙的歌聲怎麼變成了「哭調仔」。我們怎麼會在如此純樸的小鎮上,遇到不誠實的人睜著眼說瞎話呢?她的口氣雖然沒有跌破我的眼鏡,卻是差點讓我的隱形眼鏡從眼珠上掉出來。

「噩耗」擺在眼前,更狠的是對方發出王牌:「退款不干我的事……」求告無門的情境裡,我們夫妻二人多年愛情培養出來的默契,此時此刻,不約而同地迸出《孫子兵法》中找也找不到的招式,在緊急之際心有靈犀地共同發出一道靈光:「親愛的,不要生氣,也不要動怒;到了時候,我們上小額法庭去告他。」

小額法庭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大家都說別人不對,只有自己對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現今,小額法庭(Small Claim Court)訴訟已成為美國民眾解決小紛爭、小麻煩最常被使用的簡易方法。全美五十州「小額法庭」的法規不一,訴訟金額上限也有不同。2004年小額法庭最新規定最高訴訟金額,賓州可高達美金8千元,德州5千元、紐約3千元、加州2千5百元。透過小額法庭,自己動手討回公道;毋須律師代表,要回全數租屋押金和訴訟申告預付款。

首先,世鐸從小額法庭處拿回申告表格,填寫後連同美金35元的申告費交給小額法庭。接下來,將租屋一年來相關的文件、洗好的照片整理成冊、按照時間順序向「不明原由的第三者」陳明,將事件前後經過簡單扼要、重點式陳訴事實,打字描寫出來後,影印一份備件存檔。

出席小額法庭當天,我們穿戴整齊,來到一棟以平房住家改造的小屋內。我記得,小小的屋內擺了十來張的椅子。我們坐在面對法官的右手邊;租屋小姐與那屋主,坐在左手邊。當法官問被告不退還押金的理由時,屋主站立說:「當天我依照約定的時間,去到約定的地點,可是卻看不到房客……」頭一遭,我親耳聽見以基督教精神立國的美國人,衣冠楚楚、有板有眼地在法官面前作假見證。當我耳中聽著屋主的証詞,腦海中出現數分鐘前他按手在《聖經》上起誓:「所說的都是實話。」的影像依舊清晰。我的心感到非常的難過,只為了區區幾百塊美元,竟然有人甘願冒犯十誡中的第九誡:「不可做假見證陷害人。」我心想,就算是全數歸他所有,將來他必須以更多更大的代價,才能收買安撫自己的良心。法官轉問租屋小姐:「一切是否屬實?」她說:「是!」

說故事給法官聽

在此之前,法官要求世鐸說明。世鐸從座椅上站立起來,將那天折騰了一個上午的經過,以「說故事」的方式講述給法官聽。我坐在一旁,聽著一個東方家庭在一小鎮上受到的冤屈,那故事聽起來很親切真實,卻是充滿無奈;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唯一不習慣的是世鐸在回答法官的問話時,三不五時出現:Yes, your honor.

從東方的「情─理─法」到美國的「法─理─情」,這其間我曾經歷了不小的文化震撼,也從各樣不同的觀點、角度、實例中,深思兩種不同人文系統的利弊。而真正讓我們走上以「法」當先的抉擇,實在是這兩個人一前一後說謊和欺哄;同時,又以為在一個沒有東方人的小鎮上,我們搬走後,不可能回來告他們的,於是吃定了我們。

回顧來美二十二年,在美國東半部南征北討,曾經住過一年以上的城鎮至少有九處;其中,賓州的伊麗莎白鎮這一個小地方,是我們居住感到最詳和、友善的一塊寧靜之地。在此有上小額法庭訴訟的經驗,實在是我們萬萬不願意作、不希望有的事。經過這樣一次訴訟的經歷,世鐸和我都深信,除了那些個收受賄賂、曲枉正直、為一己之私的「不法」法官外,法官是上帝在人類社會裡公義的代表,為的是執行公平與正義,為困苦人伸冤,為窮乏人辯屈。

經文分享:

        「我知道耶和華必為困苦人伸冤,必為窮乏人辨屈。」(詩140:12)   

您是第Hit Counter人閱讀此文

 

全 人 歸 主 。   以 個 人 生 命 、 婚 姻 家 庭 、 信 仰 生 活 化 來 見 證 復 活 的 主 耶 穌 基 督 。

愛 網 製 作 提 供          email:  Julia@julia4christ.org